相关文章

喜鹊声声--浙江频道--人民网

又听到喜鹊的叫声了。

记得小时候,喜鹊喜欢早晨飞来落在院里的树上鸣叫,它一叫,睡梦里的人就被叫醒了,揉眼看,阳光已搁在窗台上。大人说,今天要来客。是吗?要来客,心里一阵兴奋。早饭后,各忙各的,洒扫门庭,收拾堂屋,摘菜擦桌。早晨与中午之间的一个时辰,客人果然来了,钌铞响,开门上去迎接,握住手,笑迎进了屋。待客简单、醇厚而亲热,泡茶,端果,拿火柴点烟,喧谈带着笑意,桑麻、牛羊、稼穑、墙院之类的事情就搁在炕桌上了,弥漫了屋子,人听了悦耳。各家的院子里,一般都栽一棵树让喜鹊落脚,枣树清瘦,杨树高俊,果树葳蕤,桑树浓密,不然,不知喜事来临,也有款待喜鹊的意思,它要啄果子,吃桑葚。它是一种神奇的鸟,黑白相间,羽毛闪光,长尾巴,短飞斜飞,竟知道人的家事。《宋史·孙守荣传》记载:“(孙)自是数出入相府。一日,庭鹊噪,令占之,曰:‘来日晡时,当有宝物至。’明日,李全果以玉柱斧为贡。”此类真事,应该很多。它也有失灵的时候,喜事未到,也没啥,从未听到谁抱怨过喜鹊。平平静静的一天,也是喜事。

它的叫声响亮,喳——喳——喳!喳喳——喳喳——喳喳!一吐为快。一个“喳”未落,下一个“喳”又鸣,连续的“喳”,音质清脆,情绪热切,但余音似乎略带一点儿沙哑。再仔细听,这“喳喳”的形容词与它的叫声其实不十分相似,似乎是“佳佳”,或是二者的合音。可能因为是报喜,它兴奋,嗓子尖,有时要给好多人家报喜,不能耽误了,几下就把一家的喜报了。它站在树梢,鸣声在晴空里传播得很远,划破了静谧。它的鸣声如同它的飞落,不离村巢,动静相宜,潇洒而稳妥,兴冲冲而不急躁。如果一个人静立于树底下,冷不防被提前落于树枝的它“喳”一叫,吓一跳,但随即笑了,听喜鹊之叫,是福气。再说,它是祥鸟,不止对一个王家,一个张家,它关注十家百户,在一棵树上停留的时间不长。

喜鹊叫,很奇妙,大叫大惊喜,小叫小悦耳,嫩叫嫩动听,急叫急兴奋,粗叫粗踏实,无论怎么听,不烦。没有听说哪个人让鸟鸣鸣烦了,即使有烦,也该调养自己的性情,鸟,时鸣春涧中。何况,喜鹊的鸣叫始终一个调,一种音,稳定明确,不以物高,不以己低。瞧,刚才飞出去的喜鹊,在村庄里游了一转,河边树林里歇凉,田野里吃了昆虫籽种,又来落在果园旁的树上了。欧阳修《蝶恋花》云“喜鹊穿花转”,其实多是眼见一幅“林间转”。又叫了,喳喳——喳喳——喳喳!声如忽然飞溅的瀑布,噼啪落下来,降落诗意,给人提神,引看蓝天,皮日休《喜鹊》不是说吗:“欲啄怕人惊,喜语晴光里。”喜鹊,突出一个喜,双鹊,比单鹊要喜。冯延巳《蝶恋花》:“卷帘双鹊惊飞去”,皮日休《喜鹊》:“双鹊来摇尾”,苏轼《减字木兰花》:“双鹊飞来争噪晚”,刘一止《青玉案》:“马头双鹊飞来喜”,它们不论是朋友,还是恋人,喜欢做伴。

家乡的夏日,有两种鸟似乎在竞叫。早晨,喜鹊飞来飞去忙着报喜,尖亮清脆,十点以后,天气炎热起来,它歇凉去了。河边浓密的树林像一个音箱,鹧鸪叫起来,干爽温婉。其他的鸟也叫,夜晚也叫,但好像声嗓不太大,鸣声不亮。

喜鹊又叫,一种说法是“农药少了”。过去只种庄稼,人的收获与鸟的啄食产生了矛盾,人,使用农药,鸟,于是减少。现在,种植趋向多样化,林地、空地、果园、草地增多,农药使用减少,喜鹊和一些鸟类就多起来了。有时,喜鹊会飞到田野的松土里刨吃种子和昆虫。好像是,吃草籽,益;吃庄稼种子,害;吃害虫,益;吃益虫,害,但这只是从人的角度看问题。喜鹊不懂“益”还是“害”,“有益”的和“无益”的都吃,而田野里喜鹊、种子、昆虫这三者的数量总是维持着平衡,这可以检验生态环境的优良或耐受力。梭罗在《瓦尔登湖》里花大量篇幅写两种蚂蚁之战,最后感叹道:“大自然是如此充满着生命力,无数的生物都经得起被牺牲。”

近年来,野鸽、斑鸠和鹧鸪也增多了。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鸟,问谁,亦不晓俗名、学名。如有一种喜鹊大小的鸟,身羽灰麻,五官灵巧,头顶一个冠樱像将军帽,有时偏偏落在地面疾走。孩子去追,它不急,如玩游戏,看看快追上了,才飞起来。有一种鸟,极像鸽子,但几个人有争论:形体大小极像,飞行姿势也洒脱,但却爱落在松树上,树上有它的巢,鸽子,应该是不落树的呀。本地,有大群的麻雀,本来它们在树间聒吵热闹,一种腹部花白的鸟儿去嗖地落在高枝上,去谛听?侦测?看热闹?麻雀唰一下安静几秒钟,一个头鸟叽喳,群鸟又开始聒吵热闹。生活里的话语,书本上的字句听得多了,看得多了,有时已不觉新奇,唯不懂鸟语为何物,若懂,一一记载实乃一大乐事。

喜鹊声声,虽不为凤,但期望能唤回百鸟声声,那将是一幅生命的繁盛和谐图。